每日存档: 2013年7月19日

漫谈保健养生—贺健康中国人网开业

【编者按:长寿健康从古到今都是每个人的愿望,人类和任何生物一样,有着追求长寿健康的本能。人类社会已经经过了一万余年的发展,但人类健康水平显著改善、寿命明显延长,是在科技发展,医学进步的近一百年内。只有科学让人类自身的健康本能得到充分发挥,其他的都只是在抢功劳而已。然而很多人并没有给科学客观公正的评价。】

科学精神的里程碑

这将是第一部记录中国民间支持转基因活动、展现科学捍卫者风采的书,希望每一个参与者都有机会留下自己的形象或文字,成为子孙后代敬仰的科学勇士。投稿将择优编入新书,无论是否采用,投稿者都将得到一本集锦(书)做纪念。

破译乳腺癌—追猎乳腺癌家族诅咒

乳腺癌渊源

乳腺癌是一种相当古老的疾病,早在公元前604年左右,古希腊医生Leonides就提出过用外科手术切除恶变的乳房的建议。而大约在公元前400年,被称为西方传统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正是在观察乳腺肿瘤时,将那些张牙舞爪地从肿块中辐射出的静脉血管,类比为螃蟹的爪子,由此赋予这类疾病一个沿用至今的名字,在英文单词 中是Cancer——癌,同时也有巨蟹座的含义(the Cancer)。

神奇的免疫力 (二)

那就让我们首先来了解一下,国际国内形式,如果你得到的蓝图正常,同时营养充足,没有面黄肌廋也没有过度肥胖。各种该有的物质都有,比如各类维生素和微量矿物质。不该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基本上没有,比如肝炎病毒之类,那基本上就可以说国内形式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至于国际形式,虽然多年来,微生物学家和免疫学家们一致认为,微生物们亡我之心不死,但到底我们的身体,在细胞这个级别的层次上,所处的世界到底有多么险恶,我们并不确切地知道。直到2007年12月19日,NI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终于下定决心拨下大约1.15亿美元的巨款,探索我们身体所处的细胞级别的国际环境。由此,我们首先知道了一些简单的事实,比如微生物在身体各部位的数量,以及它们的重量。首先,我们全身的微生物占了我们体重的1~2%。如果你对微生物到底有多小有概念的话,就知道这重量意味着惊人的微生物数量。它们的总数至少是人体细胞的9倍,而人体大约由一百万亿个细胞构成,当然我们的细胞比细菌大得多。

心身密码——安慰剂效应

摘要:安慰剂效应的发现和确认,推动了西方传统医学向现代医学演进,也是当今现代药物临床试验必须跨过的一道门槛。知晓此效应的中医支持者,强烈反对检验中药的安慰剂效应,所担心的正是害怕,绝大多数配方最终被证明并没有特异的治疗效果,所有治疗效果只不过是安慰剂效应和疾病自愈的加和。但西方传统医学正是经历自我否定后,保留下极少真正有用的治疗药物和方法后涅槃重生。鉴于,我们的传统和政治,要在短时间内对中医进行废医验药并不现实。虽然,有些人坚持,人有愚昧的权利。但笔者认为,尤其在医学实践领域,这不是伤害或看着人受伤害而心安的理由。面对当前的社会现实,笔者只能希望,有关部门着手制定,更加严苛的中成药标准,淘汰那些已被现代药学等相关学科确认致癌、强烈肝肾毒性的草本以及重金属及其化合物入药。给相信中医的大众,提供更加安全的中成药(安慰剂),是当前卫生部、药监局等有关部门的首要责任。

消灭宫颈癌(上)

导言:我希望几十年后的医学史家,会这样回顾我们这代人所处的时代。

“HPV疫苗的问世,不仅将宫颈癌从人类世界中放逐,同时也代表着,经历数十年艰辛的研究,人类终于吹响了战胜所有肿瘤的反攻号角,而在世界范围内消灭宫颈癌,则具有无可置疑地象征意义。”— 2100年初版 《肿瘤简史》

宫颈癌患病率仅次于乳腺癌,但死亡风险则高很多,它曾一度占据妇女死亡排行榜的第二位。世界各国多采用普查普治策略,力争早发现早治疗,尽力阻断宫颈癌前病变发展到宫颈癌阶段,从而大幅度降低了宫颈癌的患病率,也让这种恶性肿瘤,从死亡排行榜的第二位跌至第六。

消灭宫颈癌(下)

很早以来,病毒学家们就怀疑宫颈癌是由某种病毒感染所引发的,但在豪孙之前,所有人都把赌注押在另一种更加凶狠的病毒上——疱疹病毒。因为生殖道疱疹病毒感染十分常见,并且它的宿主就是上皮细胞,疱疹病毒感染也很容易诱发溃疡,反复发生的溃疡刺激,最终让上皮细胞癌变。这个假说看起来很有道理,因此获得了一致认可。

或许其它病毒学家过于轻视了瘊子和疣这样的良性肿瘤,但豪孙敏锐地意识到,能引发良性肿瘤的HPV,比疱疹病毒更可能是罪魁祸首。但豪孙初次和医院合作时,实验结果让人沮丧。当豪孙使用来自脚掌皮肤疣中的HPV所制备的互补RNA(cRNA),与妇女阴门疣、尖锐湿疣和宫颈癌的活检标本进行核酸杂交(这种技术用途广泛,可用来鉴定样本中是否存在特定的遗传物质)时,结果显示:宫颈癌标本的结果呈杂交阴性。也就是说,宫颈癌细胞中不存在能与他制备的cRNA配对的DNA,即HPV的DNA。

生命公敌——镉

前言:中日韩是世界最大的镉生产国,其中我国的镉生产总量居全世界之首。近日,一则新闻,“广州大米抽检超四成镉超标”,再次引发公众对食品安全危机的严重关注。环境镉污染导致当地居民镉中毒,以及职业因素镉中毒的新闻,早在2003年、2005年就有所报道,某些引发污染的矿业工厂当事人甚至因此被刑拘。但公众对镉污染的关注,主要来自2011年的首例“镉米”新闻报道。原因不言自明,大米是大众的主粮,大米危机,席卷的人群远远大于个别地方的工业污染。要彻底治理环境镉污染,需要政府部门进一步的规范相关企业,并加强执行相关规范制度,投入更多资源治理已经污染的地区和农田,同时在科研政策上,进一步向相关研究领域进行倾斜。笔者认为媒体和大众的持续关注和监督,也是推动镉污染治理不可或缺的要素。只有堵住了源头,并合理治理已经被镉污染的地区,镉米危机或类似的危机才能真正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