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存档: 2013年9月30日

(转载)请给医护人员以尊重和理解

进出这么多次医院,以一个外行的眼光,我觉得“以药养医”是最可恶的,药价虚高,而医护人员的职业技能却没有得到应有的酬劳和尊重。如果医生的收入足以匹配他们应有的地位,而收红包、拿回扣足以危急这收入和地位时,使患者深恶痛绝的现象是不是会减少很多?患者在医院处于“弱势地位”,很容易对医护人员敏感抵触,但宰割我们大家的还真不是他们。奢谈道德无用,刻意制造矛盾可耻,医疗保障在所有国家都是一个难题。多一点耐心,多一点相互的体谅。

分辨科学和伪科学

因为媒体长时间的用毫无用处的理论轰击我们,所有有必要发现伪科学的一些标记。仅有下列特征中的任何一项即应该引起怀疑。另一方面,即便没有任何这些特征还是有可能是伪科学,因为它的附庸者每天都在发明新的愚弄我们的手法。大部分我所举的例子是关于我自己所从事的物理学,但是同样的行为也出现在虹膜学,医学占星术,经络治疗,反射学,半脱位按摩法,治疗性触摸和其他健康相关的伪科学。

生命科学与骗术

我的前半生和科学有缘,有时学习科学,有时做科学工作,但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充当科学的辩护士,在各种江湖骗子面前维护它的名声——这使我感到莫大的荣幸。身为一个中国人,由于有独特的历史背景,很难理解科学是什么。我在匹兹堡大学的老师许倬云教授曾说,中国人先把科学当作洪水猛兽,后把它当作呼风唤雨的巫术,直到现在,多数学习科学的人还把它看成宗教来顶礼膜拜;而他自己终于体会到,科学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但是,这种体会过于深奥,对大多数中国人不适用。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科学有移山倒海的威力,是某种叫作“科学家”的人发明出的、我们所不懂的古怪门道。基于这种理解,中国人很容易相信一切古怪门道都是科学;其中就包括了可以呼风唤雨的气功和让药片穿过塑料瓶的特异功能。我当然要说,这些都不是科学。要把这些说明白并不容易——对不懂科学的人说明什么是科学,就像要对三岁孩子说明什么是性一样,难于启齿。

当代中医之我见(精华版)上

兴许是小时候《十万个为什么?》看多了的缘故,以后凡事都得问个为什么?学习中医之后,更不例外。刚刚开始时曾奢想毕业之后有朝一日也写本《十万个为什么——中医分册》什么的,待到登堂入室之后才知道这中医的事儿还真不好多问几个“为什么”?而且越问越糊涂,越问越感到困惑,只好作罢!

记得到中医学院上第一堂中医课时,先生在黑板上大写了一个“信”字,并说学中医首先就得相信中医,不相信是学不好的。是“信则灵,不信则不灵”哦!私下里曾问过自己,这“科学”的殿堂里,科学怎么就不是促使人们去思考而是成了要人信仰、盲从了呢?

当代中医之我见(精华版)下

十二

相信随着现代医疗技术水平的进步和人们自我保健意识的提髙这类目前尚无法治愈的疾病的比率还会逐步降低。

有60%-70%完全可以自愈的疾病和22%-32%目前尚不能治愈的疾病,加起来总共有92%的疾病是需要人们共同去作“人文关怀”。为医者,总不能轻言放弃吧。得给患者点智慧玄妙的精神安慰和鼓励,指点迷津,开点简单实用的灵丹妙药,补点“精、气、神”,使之树立起战胜疾病的信心。何况大多数人由于对疾病的“焦虑”,对死亡的“恐惧”,只要能治得好病,救得了命,能行、管用,谁不想试一试,搏一搏。这天底下最弥足珍贵的可是人的生命,有道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