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成就一个左撇子?

我们的用手习惯从何而来?为什么人群中右撇子占大多数?左右之分来自遗传还是环境?答案需要到进化史中去找。

尽管我们身体的左右两边是一样的,胳膊、腿、肾脏、肺都有左右两个,但是实际上我们不是完全的左右对称。

化石证据显示,人类对右手的偏好在50万年前(甚至更早)就已经出现了。大多数灵长类动物在进行一些技巧性操作时,都习惯用右手。人类是右撇子比例最高的动物。另外一些灵长类动物中左撇子占大多数,还有一些不存在左右偏好。

 

去年有德国科学家指出,用手习惯是一种遗传性状。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认为用手习惯是由基因决定的,对家庭和孪生子的研究支持这一观点。人们希望能够找到控制用手习惯的单一基因。

但是这个观点正在渐渐被抛弃,因为无论是遗传还是环境,没有任何一种复杂的行为能够被单一的因素解释。德国的研究者指出,左撇子不是由一个单一基因决定的,而是多个基因和环境因素共同起作用的。

这个观点胜过左撇子单一基因决定理论,即如果用手习惯由单一基因决定,那么在完全由右撇子主导的世界里,左撇子这一性状很容易消失掉。

我们现在知道,如果控制用手习惯的基因涉及到40个或者更多,这个特征就很难消失了。

英国科学家没有发现支持单一基因决定用手习惯的证据,该研究是针对4000对双胞胎的全基因组关联进行的。研究者认为,个体的遗传因素对用手习惯可能只起着微弱的作用。

同一组科学家在另一篇论文中总结了与单一基因理论相悖的案例,他们认真分析了超过30个全基因组关联研究的结果,研究对象包括近5500个左撇子和50000个右撇子。结论是,没有发现和用手习惯相关的单一常染色体遗传位点。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用手习惯完全与基因无关。和用手习惯有关的具体基因在另一些研究中被发现。来自牛津的研究人员指出,目前最令人感兴趣的是关于PCSK6基因的研究。

这种基因能够决定左右对称动物的不对称性发育。如果破坏掉老鼠的这个基因,将会使小鼠的器官长在错误的一边。

他们还发现,超过700个阅读障碍患者的PCSK6基因发生了突变。这一证据支持了另一个假说:

右撇子倾向和人类的语言功能有关。

19世纪以来,科学家已经知道人类的语言功能主要由大脑的左半球控制,而左半球恰好控制我们身体的右侧——当然包括我们的右手。在两侧身体对称的表面下,隐藏着大脑的“专门化”这一不对称现象。

迈克尔·科巴林斯(Michael Corballis)指出,人脑左半球控制的行为,包括手势、讲话和工具使用等等并非人类独有。

大脑半球和它控制的行为表现出左右倒置,这一现象广泛存在于所有脊椎动物和无脊椎动物中,这表明,手势、语言和使用工具源于同一片大脑区域。

美国历史上的三位左撇子总统:福特、克林顿、奥巴马

这可能意味着,主导人手精细操作的大脑区域跟语言功能密切相关。这也表明,人类的语言可能不是从灵长类动物的叫声进化来的,而是来自于灵长类动物的沟通手势。

不过自然界可没那么简单。虽然我们知道几乎所有的右撇子都是由左脑控制语言功能,但是百分之七十的左撇子也是这样。这个理论出错了吗?不一定。

科巴林斯解释,对于用手习惯,基因大约起四分之一的作用。最近的证据表明,基因并不是决定一个人是习惯右手还是左手,相反,基因决定的是,人类默认的右撇子的倾向是否表达。“左撇子是由于缺乏右手偏向,而不是产生自左撇子基因。”

参考资料:

https://www.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6/08/29/left-handedness-genes-and-a-matter-of-chance/

张一鸣,猫头鹰编辑

《科学猫头鹰》独家编译文章,转载请联系copyright@sci.red

 

 

~~~欢迎转发~~~

!!!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