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长青:我眼中的医界“正能量”

近几年来,媒体和宣传部门宣扬的某些所谓医界“正能量”,其实不过是在饮鸩止渴。

曾有一段时间,医疗界在媒体舆论中处于被妖魔化的状态,标志是很多媒体因为自身科学素养的不足和立场问题,在报道医疗界和具体医疗纠纷的事件中,做不到客观公正。这也是现今很多医护人员讨厌媒体从业者的根源。不过这些年医界的正能量似乎多了起来:网络自媒体的出现开始让医界掌握了部分话语权,但更重要的是媒体开始传播关于医界的正能量,不管这倾向是来自媒体内部还是上级要求。不过和以前的所谓负能量相比,近年来这些关于医界的正能量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我看来,这些假的“正能量”主要有这么几类:

第一,知识错误。目前宣传医护正能量的事件,很多是某个医生或者护士抢救病人的事迹。这种事当然是正能量,但排除记者误记的可能,这些所谓的抢救行为很多存在着明显的差错,不仅对病人没好处,还很可能有害,有些就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比如让癫痫病人咬自己的手指头,给晕厥病人掐人中,给中暑病人灌藿香正气水,给低血压病人服硝酸甘油,等等。

为什么是查错这里不详述。可能有人会质疑:既然是站在医生护士立场上的报道,又何必吹毛求疵?首先,要知道医护作为专业人员,最引以为傲的当是自己的专业知识。只有拥有这些知识,才能让医生面对达官贵人时不卑不亢。虽然微薄的收入会让医生有点自卑,但最让医生汗颜的应该还是自己的医学知识不过关。其次,媒体把很多不靠谱的行为当正能量宣传,会混淆社会的认知,给正常的医疗救治带来困扰。我就时常担心总有一天,会有哪位坚持不给病人掐人中,不让癫痫病人咬东西的医生和护士被病人家属投诉,甚至打骂。

以宣传医护人员为主题的影视剧更是常被专业人员诟病。与国外高水平的医务剧相比,我们的医务剧几乎每一集都存在着重大的知识错误,或是根本不符合国内医疗场景的事实错误。前面的正能量新闻至少还反映了部分医护人员知识和培训水平欠缺的真实情况,这些文艺作品中描绘的医生水平,比真实情况还要低。这也就难怪前者还有不少医护人员点赞,后者就基本没多少人买账了。

第二,虚夸的文风。这种情况大多是在报道医学研究进展的新闻里。与国外关于医学进展的报道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是国内的报道要用很大的篇幅夸奖谁在多么有名的杂志上发表了文章,受到了国外专家的赞扬,乃至让全世界震惊,等等,但对于这项研究的意义却少有描述,更不要说国外在报道这类进展时必不可少的局限性说明了。大概国内的宣传人员对于科技报道的概念还停留在小学二年级课文《一定要争气》那里。

实际上,尽管我们的医学水平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但已经过了需要一两个英雄人物提振信心消除自卑的初级起步阶段,有些专家在某些方面达到甚至超越国际先进水平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国内医生发表文章、参加会议和进行手术演示,都是平等交流,没必要非得演一出“一开始被忽视,最后却惊艳全场,为国争光”的励志剧。

更可怕的是,媒体和宣传部门时常把稀松平常乃至造假的东西当成卫星来放,造假者先是因此被提拔奖励,过后被发现造假则不了了之。这对医疗、科研、教育乃至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造成深远的破坏,到那个时候再强调客观的文风也没什么用了。

第三,苦情故事。这方面的故事太多,内容也丰富多样。随便举几个:夫妻手术顾不上自己孩子生病;手术过程当中突发疾病,坚持做完手术自己就被抢救;常年加班积劳成疾;自掏腰包为病人垫付医药费;被病人下跪送锦旗……这样的故事基本都是真实的,也令人感动,宣传部门也很喜欢这样的正能量典型。与之相反,那些自杀或者被病人家属暴力袭击致死致残的医生,却大多被宣传部门当成烫手山芋。盖因为前者是政绩,后者却是丑闻。不过,归根结底,这两者的产生根源是一致的,那就是由于医疗资源的绝对不足和分配不合理导致医护人员巨大的生理和心理压力。这样的故事,很多人看到感动,我看到的却是教唆人多干活少拿钱少抱怨的恶意。

第四,文革做派。这一派以网红医生烧伤超人阿宝为代表。在医生公众号里,阅读量动辄十万多,传言赞赏金额百万的,阿宝大概是当今第一人。在这背后,是无数将阿宝当做代言人的医护人员。也许阿宝等自媒体对政府重视医护人员人身安全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阿宝的文章,与造成无数人受迫害被冤屈的文革做派一脉相承。最典型的,是把地方政府和公安部门的懒政无能与“天仙斗”的政治斗争生拉硬拽扯到一起。如果老百姓还能把这些当做热闹看,看对政治斗争敏感的官员手忙脚乱而幸灾乐祸的话,那么阿宝罔顾事实,宣称中国医疗最廉价最优质,以及把针对普通患者的暴力言行大加美化赞扬,则就是毒药了。这些毒药对缓解医患矛盾、改善医患关系没有多少用处,只能助长一些医护人员放任堕落自己本就薄弱的职业精神。

以上就是我对近几年很多所谓医界正能量宣传的观感,对媒体和宣传部门在短时间内提高科学素养和新闻素养并不抱希望。只是希望唤起一些同行,尤其是占据领导和权威位置的前辈警醒:宣扬有些所谓的“正能量”其实是在饮鸩止渴。

 

李长青,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201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主持国家级及省级科研项目各一项,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热心公益科普,参与创立健康中国人网并任主编。

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假如我们不吃饭——消化科医生说消化》新书上架,下单立即发货:本书共分7章:常识篇、检查篇、症状篇、疾病篇、治疗篇、预防篇、中医篇。全书总计71篇文章,其主要内容是为读者普及关于消化系统常见病症的知识、纠正诸多错误观念,并对目前流行的一些错误治疗方法进行了批评和揭露,以期引起受众的警惕。)

 

~~~欢迎转发~~~

!!!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取授权!!!

2 条评论: “李长青:我眼中的医界“正能量””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