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是比邪恶更危险的敌人

文|迪特里希·邦霍弗(Dietrich Bonhoeffer)

愚蠢是比邪恶更危险的敌人。一个人可以对抗邪恶,因邪恶露行于外,必要时可以通过武力防范。魔鬼总是在自己内部携带着毁灭自己的种子,因为它给人类至少留下了一种不安感。面对愚蠢,我们毫无防备,抗议和使用武力在这里都无济于事。 对解释充耳不闻,完全不去相信与偏见相左的事实,无可辩驳的事实被作为无关紧要的偶然性而被抛在一边。这种时候,愚蠢的人甚至变得至关重要。在所有这一切中,与邪恶的人相比,愚蠢的人完全自我满足,并且容易被激怒,通过进行攻击而变得危险。因此,与愚蠢的人打交道时要比与一个恶意的人打交道时更为谨慎。永远不要试图以任何理由说服愚蠢的人,因为这毫无意义而且危险。

如果我们想知道如何能更清楚地了解愚蠢,我们必须寻求了解其本质。可以肯定的是,从本质上讲,愚蠢不是知识上的缺陷,而是人的缺陷。有些人的智力非常优越,但是很愚蠢。还有些人智力上就很愚钝,除了愚蠢也没别的了。在特定情况下,我们对此发现感到惊讶。人们获得的印象并不仅仅限于愚蠢是先天性的缺陷,而是在某些情况下人们被愚化,而他们却允许这种情况在他们身上发生。我们进一步注意到,独立的人或独居的人比那些倾向于社交的个人或群体较少出现这种缺陷。因此,看来愚蠢可能不是心理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它是历史和文化因素对人类影响的一种特殊形式,是某些外部条件的心理依附。仔细观察时,很明显,公共领域的每一次权力高涨,无论是政治性质还是宗教性质的高涨,都会以愚蠢的方式感染整个人类。甚至这实际上似乎是一种社会心理学规则,一个人的力量需要另一个人的愚蠢来体现。这里说的过程并不是特定的人类能力,例如智力,突然萎缩或衰竭。相反,似乎在权力上升的压倒性影响下,人们被剥夺了内在的独立性,或者或多或少有意识地放弃了对新兴情况的自主权。愚蠢的人经常固执这一事实告诉我们,一定不能对蠢人并不孤立的事实视而不见。与愚蠢的人交谈时,实际上感觉到根本不是在与一个人打交道,而是在与大脑被口号、宣传语等劫持了的人打交道。他生活在咒语、蒙蔽、滥用和虐待之中。如此蠢的人成为无意识的工具后,将有能力制造任何邪恶,同时无法认识到这是邪恶。邪恶被滥用的隐患就这样潜伏于此,伺机毁灭人类。

因此,这点上已经很清楚,只有解救而不是教导才能克服愚蠢。我们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在某些情况下,只有在外部解救先于真正的内心解救时,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内心被解救。在那之前,我们必须放弃所有试图说服蠢人的企图。这种状况说明了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任何努力都是如此徒劳,以及为什么负责任地思考和行动的人在当下显得无足轻重。

作者简介:迪特里希·邦霍弗(Dietrich Bonhoeffer),1906年2月4日出生,德国布雷斯劳(现为波兰弗罗茨瓦夫),1945年4月9日去世。德国新教神学家,因支持普世主义和对基督教在世俗世界中的作用的认识而知名。曾参与推翻希特勒政权,导致他入狱和被处决。此文来自他的《监狱书信》一书,于他去世后的1951年出版,这是记录他信念的最深刻的文献。

邦霍弗除了和强权进行坚持不懈地斗争并为之牺牲,对原教旨主义也进行了严厉批判。针对原教旨主义宗派,他创造过一个嘲讽性的术语,那就是廉价恩典 一些宗派信徒倾向于相信,一旦他们因相信自己的上帝而得救了,不仅过去的罪恶会被抹去,将来的罪恶也将被抹去,因此他们几乎可以像以前一样行事。对于这些人,廉价恩典简直就是一张神圣的免监卡、免死牌,他们声称自己被圣血洗净并重生,而因此有了特殊性。

~~~欢迎转发~~~

!!!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