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变异可怕吗?

文 | 王晨光 (来自公众号“为何鸭”)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24日,英国英格兰奥尔德姆,行人路过奥尔德姆地区科学中心外的病毒图示。

新冠病毒变异的新闻又刷了媒体的屏。上周英国科学家证实,伦敦发现的一种新冠病毒新变种的传染性比普通新冠病毒高出70%。12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达关注。

 消息传出后引起世界范围内的恐慌,即便是在远隔重洋的中国,百姓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紧张。 新冠病毒是RNA病毒,变异快是这类病毒的特点之一。但从过去一年疫情中的变异情况看,这种病毒相对稳定,不像艾滋病毒那么“瞬息万变”。而目前发现的变异多是“无义”的,就是说多数RNA序列的变异并没有最终导致表达的蛋白质序列发生改变。对变异的关注点集中在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上,这是因为刺突蛋白决定了感染效率,多个疫苗也是针对刺突蛋白开发的。

这次英国发现新变异之前,有一个变异早就被关注,就是因为发生在刺突蛋白上。今年1月份在中国和德国就发现了这个变异,刺突蛋白的第614位氨基酸,由于复制错误改变了该病毒RNA编码中的一个核苷酸,导致614位的天冬氨酸(D)被甘氨酸(G)取代。

所幸,该突变不仅没有逃逸辉瑞已上市的疫苗的攻击,反而让这款疫苗对变异毒株更有效。 英国刚发现的变异目前还没有系统研究资料公布,尽管有证据显示该变异导致病毒传播能力更强,但并未表现出其致死率更高。

现在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它是否会导致疫苗失效。新变异有17处突变位点,其中N501Y点突变和H69/V70缺失突变都发生在刺突蛋白上。变异发生在刺突蛋白上意味着有可能逃逸疫苗。除了灭活疫苗,目前已经上市的mRNA疫苗和正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腺病毒疫苗和重组基因工程疫苗,几乎都是以刺突蛋白作为抗原。

目前的判断,该变异导致病毒逃逸疫苗的可能性不高。

但从进化角度看,将来新冠病毒出现逃逸当前上市疫苗的变异一点都不奇怪。一旦有这一天,mRNA技术的先进性会再一次被证明——mRNA疫苗最大的优势是其研发周期短。一旦有新的变异出现,使得当前已经上市的疫苗不再有效,开发针对新变异毒株的疫苗可被缩短到以数日计算。因为mRNA疫苗为合成疫苗,不需要生产灭活疫苗那样进行变异毒株的分离、培养等耗时程序,也不需要像重组基因工程疫苗那样进行繁琐的抗原蛋白质的表达。只要有新变异的序列,在现有疫苗的基础上做相应的核酸序列改变即可。

遗憾的是,所有这些信息都很难让普通百姓读到并理解。在疫情中各种复杂因素一轮轮恐吓之下,各国百姓已成惊弓之鸟,对于新冠的任何负面消息几乎都会无条件地、或条件反射般地表现出担心。

(本文作者为生物学博士,原中国医学科学院研究员、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

~~~欢迎转发~~~

!!!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