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 | 科技部对曹雪涛院士等人的调查处理是在纵容造假

文 | 方舟子

科技部联合教育部、中科院等各部门联合通报5起前一段时间引起很大关注的学术造假事件的调查处理结果。这5起事件涉及到5个人: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院士、武汉大学教授李红良、上海药物所研究员耿美玉、中科院院士裴钢、北大教授兼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

关于饶毅和裴钢的恩怨以后再说,我先来谈一谈前面的那3起事件。这3起事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涉及到论文的图片造假。这三个人做的都是生物医学方面的研究。生物医学方面的论文有一个特点,会用到大量的图片来展示实验结果。每一次的实验得到的图片结果,例如肿瘤细胞的图片,应该是唯一的。即使是用相同的实验条件把实验再做一遍,得到的图片结果也不会完全一样,更何况是不同的实验做出来的结果,绝对不可能是一样的。但是,这3个人论文里有的图片虽然是不同实验条件下做出来的,居然是一模一样的。这很明显就属于造假,要么用的是别的实验的图片,根本就没有做过实验;要么就是两个实验都没做,不知道从哪拿来的图片。总之,这种图片的一致性可以证明实验数据是假的。

但是,这次调查的结论居然认为,这3个人都没有造假,而是“图片误用”,因l把别的实验的图片当作这次实验的图片“误用”了。如果两张图片是同一张,那么是有可能出现误用的,往论文里加图片的时候误把以前的某一个实验的图片给放进去了。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但是这并不都能用来解释这3个人的论文的图片一致性。它们并不是都属于一模一样的图片照搬,绝大部分都对图片还做了很简单的PS,裁剪一下,或者挖出来然后复制、粘贴到另外一张图上,或者还做了旋转或反转……目的就是不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两张图一模一样。这就是有意的造假,绝对不是误用。说是“图片误用”,就是在包庇造假。

调查结果不仅对这些造假论文的定性是错误的,处理也是很奇怪的。

上海药物所的耿美玉有5篇论文属于“图片误用”,对她的处理是“批评教育”,实际上就是没有处理。大概是认为只有5篇问题论文算是比较轻的,所以就不做处理了,教育一下就完了。武汉大学的李红良有21篇论文涉及到“图片误用”,比耿美玉严重多了,得给个处理吧?在两年内取消他申请国家科研经费的资格、不能担任评审专家、不能招研究生。相当于判了两年“学术刑”,

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比李红良严重多了,通告说他有63篇论文涉及“图片误用”,其实不止。曹雪涛涉及图片造假的论文有70多篇,创造了一个世界纪录,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哪一个人像曹雪涛这样有这么多的论文涉及到图片造假,把全世界都震惊了,国外各个学术期刊都在报道曹雪涛这件事,他算是给我们中国拿了一个“世界第一”。即使按通告认定的曹雪涛有63篇论文“图片误用”,是李红良的3倍,那么李红良被判了两年的学术刑,曹雪涛应该判3倍也就是6年的学术刑吧?结果只是一年内禁止他申请国家科研经费、担任评审专家、招研究生。只有一年,一眨眼就过去了。

这就让人很难以理解了。即使是“图片误用”,曹雪涛也要比李红良严重得多,为什么反而对他的处罚要轻得多呢?这说明科技部、教育部这些部门在决定处罚程度时,根本不是看犯的错误的严重程度,而是看地位的高低,地位越高的处罚越轻,即使他犯下的错误更严重。曹雪涛是校长、院士,李红良只是普通教授,所以虽然曹雪涛要比李红良犯的错误严重得多,受的处罚反而要轻多了。

“论文PS技术”不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中国搞科研的人、特别是做生物医学方面研究的人把它发扬光大了,在全世界可以说找不到哪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科研人员如此喜欢用PS来代替做实验。不止是一般的学生、老师这么干,那些地位已经很高的科研人员,包括院士、校长、名牌大学的大牌教授,他们发的论文也时不时地被发现有PS。我随便举几个著名的例子,也都是去年被发现的:

“赤脚医生院士”李兰娟在国外发的论文不算多,但是也有4篇被发现是PS的。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医学部主任詹启敏院士有25篇论文是PS的,而且时间跨度长达20年,从他还在当学生、亲自做实验写论文的时候就已经这么干了,肯定是他亲自PS的。清华跟北大齐名,在PS方面也不落后: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董晨院士也有21篇论文是PS的。

我随便举这么几个例子就可以看出这个现象的普遍性、严重性。我敢说,参与调查这次事件的那些人当中,肯定也有人的论文是PS的,如果去找的话肯定也能够找到。所以这些人必须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对这些已经被发现的造假论文要手下留情,不敢说是造假,不敢处理得太狠,万一哪一天自己发的论文也被发现是PS的,到时也可以说是“图片误用”,获得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处罚。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除了后来透露调查是由不太可能看得懂这些论文的临床医生钟南山主持的,我们根本不知道究竟都有谁参与了调查。通报只署了机构的名称——“科研诚信联合机制”,没有人来为这次的调查处理结果承担责任。整个调查处理的过程也不透明。究竟去问了谁?搜集了什么样的资料?做了什么样的分析?结论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说图片是属于“误用”而不是造假?这里面涉及到90多篇论文,有的也许真的是属于图片误用,但是有的肯定不是图片误用,而是属于造假,有没有做过分析?凭什么只给出了一个结论说是“误用”?就那么一句话就完了?这算什么调查?

如果类似的事件发生在美国,那么就会发表一个调查报告。这个报告是公开的,放到网上,谁都可以去看。我们也会知道调查是由谁主持、参与的,报告里会对涉及造假的论文做出具体的分析,说明为什么它是假的或不是假的。你得把理由说出来,把证据摆出来,光是那么一句话的结论,说这是“图片误用”、不是造假,叫大家怎么相信?怎么接受?

这种完全不透明的调查不能让人信服,给出的结论非常荒唐,处理非常轻微。这样的调查处理并不能真正起到打击学术造假的作用,并不具有威慑力,恰恰相反,实际上是在包庇、纵容、鼓励造假。那些喜欢PS论文的人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很受鼓舞,即使PS论文数量多到世界第一,也只是“误用”而已,只是被判了一年的“学术刑””而已。跟造假所得到的利益比起来,那是轻得不能再轻了。所以,这样的调查结论、处理结果,只会刺激大家去造假。大家等着瞧吧,以后论文PS技术肯定在中国更要发扬光大了。曹雪涛现在有70多篇的PS论文号称是“世界第一”,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有中国其他的人把他超过了。

~~~欢迎转发~~~

!!!转载请联系我们获取授权!!!